笔趣阁 > 当医生开了外挂 > 第一百二十二章:假如……加入……(为月z盟主加更)

第一百二十二章:假如……加入……(为月z盟主加更)

?热门推荐:
????急诊从来没有饭点儿这个说法!

????眼看着十二点到了,护士站喊来消息!

????“120送来一个休克昏迷的患者,做好抢救准备!”

????陈沧正准备下班吃点饭,就听见护士站的传唤。

????那里还有心情吃饭,重新穿好白大褂之后,急匆匆的走了出去等待120的到来。

????不多时!

????120救护车停在急诊门口,患者从车上推下来。

????陈沧急忙迎上去,问到跟车的120急救中心大夫:“患者什么情况?”

????小大夫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见身后哭腔传来:“大夫!求求你救救我爸……”

????陈沧正准备安慰女士,却猛然一愣!

????因为这个女的很熟,面熟得很!

????陈沧一拍脑袋,正是上周五推着父亲来急诊买药的那位身着华丽气质不凡的有“涵养的”女士。

????对,就是那位曾经也学医的!

????陈沧想到这里之后,顿时脸色一变!

????这老人……不会是出了大问题了吧!

????毕竟当时陈沧诊断为急性肠梗阻的,当时女士一定要推着父亲去东大一院,还信誓旦旦的签字保证,陈沧都历历在目!

????难道她们没有去看病吗?

????如果去得话,对方一定也会发现的吧?

????想到这里,陈沧心沉到谷底。

????跟车的120大夫和陈沧交代了一番病情,然后叮嘱道:“患者自从我去了以后就昏迷了,上了监护以后,血压很不稳定,呼吸微弱……出现过骤停……”

????陈沧顿时脸色一变!

????赶紧招呼护士:“小林,呼吸机!监护仪!”

????小林正在吃饭,听见陈沧叫她,放下碗筷,就跑了出去,推着患者就要进抢救室。

????女士似乎也认出来了陈沧,连忙说道:“大夫!就是你……你……你说的都对,那天是我错了,我跟你道歉,你一定要救救我爸,我就这么一个爸爸了……”

????女子脸上那里还有那日的从容,眼泪鼻涕满脸,身上也满是狼狈,直接扑通一声跪在陈沧的面前,抱着陈沧的腿恳求。

????陈沧连忙扶起女子:“你冷静一下,我们先去抢救!”

????女子已经声嘶力竭:“我错了,大夫!求求你救救我爸。你让我怎么都行……”

????陈沧叹了口气,挣脱女子转身进了抢救室。

????女子可能跪的不是自己,而是她的父亲,她在忏悔……

????陈沧进了抢救室,连忙调整呼吸机,又安顿了一些治疗细节。

????可是忙忙碌碌一中午,到了两点半的时候,所有检验检查结果数据都出来了!

????一直以来都在提醒陈沧的【名师指导】也沉默了……

????陈沧和小林带着老人去做了t,拍了b超,做了各种能做的检查……

????忙活到两三点的时候,两人也累的瘫坐在地上。

????小林声音微弱:“陈大夫……还有救吗?”

????这一句话把陈沧问的有些鼻子发酸。

????他深吸一口气,站起身子来,顺势把小林拉起来:“辛苦了,小林,中午都没让你休息。”

????小林摇头,眼睛里眨巴着泪:“还有救吗?陈大夫……真的没办法了吗?”

????小林死死地攥着陈沧的白大褂,眼神里写满了祈求。

????肠系膜上动脉栓塞,时间已经很久了……

????此时此刻躺在监护仪旁的老人已经出现了多脏器功能衰竭。

????本就是八十多岁的高龄,家属多脏器衰竭,肠系膜动脉栓塞……

????陈沧叹了口气:“能手术,但是存活率几乎为零!”

????这是名师指导给出的答案。

????因为老人整体情况太差了,肠道梗阻即便是解除了意义也不大,但是……假如三天前自己可以多……

????想到这里,陈沧就叹了口气。

????他终究改变不了患者家属。

????陈沧起身走了出去,见到那个瘫软在地上掩面哭泣声嘶力竭的女人,说道:“这是……”

????他话还没说完,女子猛然抬头,语气里带着绝望:“这是病危通知书吗?”

????陈沧默然点头:“嗯!”

????女子用手扶着墙壁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:“我……爸还能坚持多久?”

????陈沧:“随时都会死亡,挺不了多久,具体时间不好说。”

????“要是及时……”

????陈沧正要说话,忽然看见女子眼泪再次不要命的往下流,根本止不住。

????想了想,把这句话咽到了肚子里的……

????良久……

????“大夫,你等等我,我去个卫生间!”女子用衣服擦干净眼泪,起身去了趟卫生间。

????“我现在后悔死了……我该听你话的,我该去检查的,我该听医生的……我不该擅自做主的……”

????她边拿着笔签字,边嘴里嘀嘀咕咕絮絮叨叨的……

????声音很小,可能是说给自己听得……

????陈沧忍不住好奇的问道:“你们不是去东大一院吗?”

????女子淡淡说道:“我离开这里以后,没有去医院,去附近药店买了点药,顺便把我父亲放在诊所按照胃肠炎输了点抗炎抗感染的药物。”

????“晚上回家以后,我以为他好点了睡着了……结果……”

????“是我害了他……我才是凶手……我以为只是肚子疼,担心做那么多检查对他也不好。”

????谈话已经进行不下去了,女子说话都困难,泣不成声,甚至有些过度通气的表现。

????不到一个小时以后,午后的余晖撒进急诊的时候。

????老人走了,停止了心跳和呼吸。

????女子拒绝了心肺复苏,也放弃了电除颤,只是静静地坐在老人身边。

????过了一会儿,匆匆忙忙赶来几个家属,有男有女。

????但是没有一个有女子那么伤心,一个个很坦然,似乎已经料想到了结局。

????女子也不吭声,木然点头:“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……我害死了爸爸。”

????陈沧忍不住说道:“这也算是解脱了。”

????陈沧甚至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是说给老人听,还是说给身边的孩子听,或者是说给女人听的。

????拔出气管插管的那一刻,陈沧看见了老人散打无光的瞳孔里折射出了一丝光亮。

????那是抢救室冰冷的灯光。

????陈沧转身,给家属告别的时间,却看见女子瘫软在地上,脸上又是两道泪痕……

????陈沧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。

????医院里,见多了生死离别,可是面对死亡到来的时候,陈沧的心依然无法冰冷。

????出门之后,看见小林在角落哭的跟个孩子一样,瘪这嘴,满脸泪水哗哗哗的留下。

????如果当初,她能多听一句劝,不要那么擅自做主,该多好!